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堕】(12-13)【作者:druid12345】
【堕】(12-13)【作者:druid12345】
字数:8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痛苦的身体清理

  我颓然地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像一只断了脊梁的落水狗。突然一阵强烈的电流传遍了我的全身,我一下子跳了起来,扭头看到继母正拿着一条浴巾冷冷地看着我。继母把那条浴巾扔到浴室的门口,然后指了指楼梯,就走了下去。

  我不敢再磨蹭了,赶紧清理洗净擦干,然后爬下了楼梯。继母又把一套牙具扔在我面前,「把你那恶心的狗嘴清理干净!」我不敢怠慢,赶紧叼起牙具,爬到水池边上开始刷牙漱口。我把自己的狗嘴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三遍,才爬到主人面前跪好,双手捧着皮质拉手送到主人手边。主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把我牵到了「X」型木架那里,然后把我的四肢和腰部紧紧地绑在了上面,又把那条丝袜套在了我的头上,裆部正对我的鼻子。丝袜上的美妙气味让我沉醉,我那没出息的肉棒再次变得火热粗壮。

  继母用她那温热滑腻的黑皮手抚弄着我激动的小兄弟,那感觉真是太销魂了,我的肉棒舒服地都抽动起来,鼻腔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继母在墙上按动了什么,木架子猛然向前一弹,继母紧紧握着我的肉棒,开始向右上方猛拽,木架随着继母的拉扯开始向右旋转。继母用我的肉棒当拉手,把整个木架倒转了180度,我大声惨嚎着,肉棒上传来的撕裂感让我痛不欲生。继母放开了我那可怜的肉棒,双手按着我的胯骨用力向后一推,「咔哒」一声,木架又嵌回了原来的位置,牢牢地固定住了。我完全倒立着,血液一下子涌到了我的头上,又涨又痛。

  「啊!!!」我又发出了一声惨叫,继母揪下了我几根阴毛。「Hola~源太君身上的这些毛发,真是令人恶心呢,需要全部清理掉哦~ 」继母嫌弃地说道。我心中大惊,继母是要干什么?!拔光我的毛么?!我会疼死的啊!

  继母拿过一个大瓶子,把一大坨透明的粘稠液体挤在手上,均匀地涂在我毛发旺盛的地方,不仅涂抹了我的肉棒周围,还涂抹了我大腿和小腿上长着毛发的地方。过了没多久,我就觉得那些粘稠的液体开始变凉、凝固,像我的皮肤表面又长出了一层壳。继母哼着欢快的小调,把一个垃圾桶放在我的头边,又蹲下给我戴上了一个大大的口球,勒得紧紧的,然后点了点我的鼻子,温柔地说:「妈妈不喜欢乱叫的小孩子呢~ 」

  「刺啦」继母一把撕掉了我小腿上的一片薄膜,连带着我的腿毛也被扯得干干净净。「嗯!嗯!嗯!」我疼的惨叫,却发不出完整的声音,眼泪都都流出来了,手脚剧烈地抽搐着。

  继母抖了抖手中那片毛茸茸的东西,厌恶地说:「真是恶心~ 」然后就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刺啦」、「刺啦」、「刺啦……」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我的腿上传来,我紧紧地闭着眼睛,涕泪纵横,手紧紧地攥成拳,指甲把手心都刺破了。
  终于,我腿上的毛都被清干净了。继母似乎十分开心,「看啊,源太君,这样干净的腿才可爱呀~ 嘻嘻嘻~ 」

  继母把手伸到了我的小腹处,猛地一拽,一小片阴毛就连着涂在上面的蜡一起被揪下来了。「啊!啊!啊!!!」嘴里的口球也挡不住我的惨嚎的声音了,我全身的肌肉收紧了,冷汗一颗一颗地从我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嗯……源太君的叫声真是令人愉悦呢~ 妈妈好开心啊……」继母一边发出销魂的声音,一边用玉手按揉着自己的花园,轻轻地喘息着。

  继母就这样伴着我的哀嚎,一边自慰,一边一点一点地撕光了我的耻毛。等到我的下体变得红彤彤、光秃秃的时候,继母已经娇喘连连了,淫水从皮质内裤里渗了出来,沿着大腿根浸湿了丝袜。而我,整个下半身都在火辣辣的疼,耻部的疼痛更甚,就像被放在滚油里烫过一般。我已经疼的没力气喊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哼哼声,持续不断的剧痛刺激使我的脑神经都开始剧烈地抽动,我感到似乎是有人在我的脑壳里头蹦迪。由于是倒立的姿势,鼻腔分泌的鼻涕流不出去,都倒灌回了我的气管里,呛得我只咳嗽。如果继母这样一直拔下去,我可能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自己的鼻涕呛死的人。

  「Hola~ 这样的源太君才可爱嘛~ 」继母满意地抚摸着我的双腿,逗弄着我的下体,然后又拽着我的肉棒,把我转回了原来的样子。继母把我从架子上放了下来,我支持不住,一下子歪倒在地上。但是继母丝毫没有理会我的痛苦,拽着链子像拖死狗一样把我拖到了那个奇怪的T字型木桩的跟前。

  「给我站起来,上去趴好!」继母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趴在了那个奇怪的木桩上。这个木桩设计的很巧妙,我的上半身趴在上面,脚刚刚挨着地,而我的小兄弟却正好垂在了木桩的下面。主人把我的双手分别拴在了木桩两侧的皮质手铐上,又在我的背上紧紧地绑了一条皮带,把我固定在了木桩上。随后,主人又用手铐把我的双脚栓在了地面的拉环上。我的两条腿岔地很开,菊门和小兄弟毫无保留地展示在了主人的眼前,我羞耻地想死,可是却动弹不得。主人取下了我的口球和头上的丝袜,我这才发现这个木桩正对着一面大镜子,我可以在镜子里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无比羞耻的模样。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想看自己那丑陋的样子,这时,继母凑到了我的耳边,用充满挑逗与诱惑的语气说:「看啊~ 源太君~ 你现在的样子多可爱啊~ 」一阵阵的热气
刺激着我的耳朵,非常地刺激,我身上像过电一般麻酥酥的。

  我从镜子里看到,继母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两大罐苏打水,然后倒在了一个盆子里。继母又从桌子的白色托盘里拿了一个巨大的注射器,那注射器的针嘴上没有针头,却有一个葫芦状的东西。继母脱下了自己的皮大衣,扔在贵妃榻上,左右扭动了一下,做了几下伸展运动。继母那雪白的肌肤、性感的曲线、妖艳的妆容和黑色的皮革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我竟然暂时忘却了自己的痛苦和羞耻,迷醉地欣赏着继母那充满堕落感的美丽。

  「源太君~ 你的身体需要更进一步的清理呢~ 」继母一边说着,一边用注射器缓缓地吸着盆子里的苏打水。吸满了之后,继母拿着那根「怪物」,扭动着腰肢走到了我的身后。我突然明白了,继母这是要干什么,她所说的清理又是什么意思!

  「噗呲」注射器的葫芦状针嘴一下子刺进了我的菊门!我从镜子里看到,继母开始缓缓地推动注射器,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眼神里带着一丝戏谑。冰凉的苏打水一下子进入了我毫无防备的直肠,冷的我一哆嗦,随后苏打水里的碳酸就开始攻击我的肠壁粘膜,一阵阵的疼痛和收缩从小腹部传来,就像无数的蚂蚁在啃噬我的直肠。

  「啊!!!主人!!停下!请你停下!」我痛地大喊,使劲地扭动着自己的臀部,但是没有用,我被固定在了木桩上,臀部扭动的幅度很小,而注射器的针嘴又卡在我的菊门里,我根本甩不脱。我痛苦地哀嚎着,却惹得主人哈哈大笑。
  「源太君~ 抵抗是没有用的哦~ 你的身体太肮脏了~ 需要彻底的清洗呢~ 尤
其是你的菊花!」主人残忍地说着,快速地把满满一管苏打水都推进了我的菊门,然后拔出了注射器,又用一个同样形状的硅胶塞子塞住了我的菊门。

  「主人!主人!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受不了了!」我哭喊着,求饶着,祈求主人能让我解除痛苦。但是换来的却是主人的丝袜和口球,丝袜把我的嘴塞得满满的,口球把我的口腔撑到了最大角度,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只能痛苦地扭动着。主人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脸,说道:「源太君~ 要是喷出来一点,妈妈可是会生气的呢~ 生气的妈妈可是不知道会把什么东西灌进你的菊门哟~ 」我冷汗都下来了,按照主人的残忍,她真有可能把芥末或者辣椒酱灌进我的肠子里去的。我安静了下来,默默忍受着下腹部的冰凉坠痛,轻轻地颤抖着。

  主人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摸了摸我的头,又靠在贵妃榻上开始看书。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嘴里塞着黑色的丝袜和大大的红色口球,脸上的表情很狰狞,额头上全是汗,趴着的姿势更是羞耻到了极点。我的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我真真地感觉到,我就是一条狗,一条主人的狗,我的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主人可以随意对待、随意处置……

  不知过了多久,主人似乎看累了,放下了手中的书,走到了我的身后,拍打着我的屁股。「源太君不仅肉棒厉害,菊门也非常不错呢~ 真是个好孩子~ 好奴隶~ 啊哈哈哈」主人放荡地笑声刺穿了我那破碎的心灵。主人放开了我,又拔掉了我的肛塞,然后一指楼上,「去!把你肮脏的身体清理干净~ 你有5分钟的时间!」

  我夹紧了菊花,用极其扭曲的姿势爬到了楼上,就像一条得了痔疮的老狗。「噗呲!」浅黄色的液体喷射而出,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腹部痛苦地解除让我轻松了许多,我休息了几秒钟,赶紧冲水然后爬到浴室清洗自己肮脏的身体。
  我爬回主人身边跪好,却发现主人手里又拿着那只怪物注射器,里面满是苏打水。我小腿肚子直哆嗦,苏打水灌肠的感觉让我恐惧!

  「源太君~ 把你的菊门打开~ 妈妈要帮你清理身体了哦~ 」主人兴奋地晃动
着那根凶器。我颤抖着站起来,背对主人弯腰站好,然后用手掰开了自己的臀瓣,粉色的菊门在空气中微微收缩。

  「Hola~ 真是个听话又懂事的好孩子呢~ 妈妈会奖励你的哟~ 」主人一
边开心地说着,那根凶器又侵入了我的直肠,熟悉的冰凉和疼痛再次袭来。主人很快地推完了这管苏打水,然后回到贵妃榻上坐下,「源太君,妈妈的腿有点累呢~ 」

  我强忍着腹部的不适,爬到主人身前跪好,主人又把两条玉腿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静静地趴在哪里,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抖动,每一秒钟都是那么的难熬,我感觉我的菊门和直肠已经快要碎裂了。终于,主人又允许我去释放和清理了。这样的灌肠又重复了两次,最后排出来的水已经完全是透明的了,我整个人已经快要虚脱了,跌跌撞撞地爬回主人身边跪好。

  看着我那憔悴的样子,主人满意地说:「这样的源太君才算干净呢~ 」
             第十三章菊门的初夜

  主人用靴尖轻轻地拨弄着我的小兄弟,温柔地说:「源太君今天表现地很好呢~ 主人要奖励你呢~ 」主人站了起来,解下了那条黑色的皮质内裤,扔到了一边,粉嫩的花园闪烁着诱惑的光泽,我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源太君~ 请把头放在椅子上~ 」主人诱惑地说着。我的心脏兴奋地砰砰直跳,赶紧把头向后仰着,放在了贵妃榻上。主人一脚跨在了我的身体两侧,双手掰开了自己的玉臀,缓缓地坐在了我的脸上,用臀沟夹住了我的口鼻。

  「源太君~ 主人的菊门还没有清理哟~ 辛苦你了!」主人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主人菊门淡淡的臭味和淫水的酸甜味以及身上的香水味混合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味道,格外地刺激我的神经,我感觉到一股火焰从我的胸中奔涌而出,燃遍了全身,小兄弟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Hola~ 源太君的肉棒真是变态呢~ 这样也能这么兴奋啊~ 」主人轻轻
地用靴底搓弄着我的龟头,我感到无比的舒爽,就伸出舌头开始清理主人的菊门。主人的菊门很小,也很干净,几乎没有什么异味,只有一点淡淡的苦涩,还带着一点爽身粉的清香,我非常享受这个味道。我卖力地舔着,主人的身体兴奋地轻微颤抖,「哦……哦……啊……啊~ 源太君的舌头……好棒~ 源太君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奴隶呢~ 」菊门被舔的感觉让主人十分受用,她开始用手抠挖自己的花园,发出淫靡的水花声,溅出的蜜汁都流到了菊门处,驱使我更加疯狂地舔舐。
  「啊~ 啊~ 啊……」主人陶醉在我的菊花服务里,发出销魂的呻吟声。这种肉体上的强烈刺激,这种践踏奴隶尊严的征服感,再加上凌虐拥有鲜嫩肉体的继子的满足感、背德感和报复感,都让我那天生就有着强烈支配本性的妖艳继母从内心深处燃起了嗜虐的欲火。熊熊的欲火越燃越旺,仅仅是菊门带来的快感已经不能满足继母内心的饥渴了。她猛地站起身,花园分泌的蜜汁滴在了我的胸膛上,继母猛然转过身,她的脸红仆仆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白嫩挺拔的胸脯一起一伏。

  继母舔了舔血红的嘴唇,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眼神妩媚地似乎能滴出水来。她一把拽住我脖颈上的铁链,用力地把我从地上拖了起来,喘息着把我又拖到了那个木桩跟前。

  「趴好了!」继母狠狠地一巴掌抽在我的屁股上。我被继母这一系列粗暴的举动吓傻了,赶紧老老实实地趴好。继母飞快地把我的双手绑在了木桩的两侧,又固定好了背部的皮带,我又动弹不得了。我从镜子里看到继母一下子扑在了我的背上,血红的双唇疯狂地亲吻着我的肩膀和脊背,一双玉手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腰部和臀部。突然,继母停下了她粗暴的动作,有些癫狂地笑着:「源太的肉体真是美好啊!啊哈哈哈~ 」然后就一口咬在了我背部肌肉最发达的地方,我痛地大叫,但是继母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越咬越用力,似乎恨不得把我的肉撕下来吃掉。继母终于松开了她的牙齿,又一把抓住我的头发,舔着我的耳垂,呼哧呼哧的热气吹得我又痒又爽,「源太君~ 你的肉体好棒啊~ 妈妈好喜欢啊~ 妈妈要
彻底占有你!」继母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着,另一只玉手沿着我的脊背滑向了我的臀部,侵入了我的菊门。经过了之前的折磨,我的菊门已经松弛了不少,继母的两根手指没遇到什么阻拦就直接进入了。继母用手指摸索着,寻找着那个关键的突触,很快就找到了我的前列腺,开始轻柔地按摩起来。

  「源太君,你知道嘛,男人从后面也能感觉到快感哦~ 天生就是无比下流的生物呢~ 」主人一边玩弄我的菊门和前列腺,一边在我耳边带着诱惑和鄙夷的语气对我说。被继母侵犯后庭却无法反抗的羞耻感充满了我的心灵,我挣扎着,却没有任何意义。渐渐地,我开始沉浸在刺激前列腺带来的强烈快感之中,这种快感是前所未有的,混合着前所未有的羞耻感,让我的M男之魂升到了巅峰。我的肉棒又涨大了一圈,过度的充血让它呈现出恶心的紫红色,淫水不停地分泌,都滴到了地板上。小兄弟愤怒地上下跳动,在肚皮和龟头之间拉出一根根粘稠晶莹的细丝。主人放开了我的头发,又抓住了我的肉棒,开始用力地撸动。

  我在主人玉手的前后夹击之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我感觉自己又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也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搞基,单从快感上来讲,后庭刺激要比肉棒刺激强烈得多。就在我爽的快要升天的时候,主人停住了。突然的刹车让我非常沮丧和难过,我哀嚎着,乞求主人能让我释放。主人走到我面前,双手捧起我的脸,一脸温柔地问道:「源太君,你怎么了?为什么叫的那么凄惨?」

  「主人,求你继续!」我哀求地说道。

  「继续什么呢?」主人问道。

  「继续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带上了哭腔。

  「刚才的什么事情呢?」主人问道。

  我涨红了脸,咬紧了牙,欲望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我大声地说道:「求主人继续侵犯我!继续侵犯我的菊门!」说完这句话,我感觉自己的脸臊的火辣辣的。

  「啊哈哈哈~ 既然源太君有这样的请求,那么妈妈就满足你吧~ 不过源太君只顾着自己爽~ 是不是有点自私了~ 不如我们一起爽吧~ 」主人一边说着,一边
走到贵妃榻前拿起了那条内裤,然后罩在了我的口鼻上。内裤里满是继母蜜汁的味道,格外地刺激。然后继母又到金属手推车上选了一个可穿戴的双头阳具,又拿了两个避孕套。

  继母把避孕套套在粗大阳具的两端,然后岔开腿,把较短的那一端缓缓地插进自己的花园里。继母呻吟着,脸色越来越红,终于把那根假阳具连根吞没,然后又把皮带在自己的腰后绑紧。继母走到我的身后,把长长的假阳具对准了我的菊门。

  「源太君~ 让我们来一起快乐吧~ 」继母开心地说道。说完,继母双手用力掰开我的臀瓣,腰部用力向前一顶,粗长的假阳具就直接顶进了我的菊门。
  「啊!!!!!!」我发出一声惨叫,菊门传来撕裂的痛楚。

  「Hola~ 忍耐一下,源太君,习惯就好了~ 很快就会快乐起来的~ 」继
母一边说着,一边抓着我背部的皮带,用全身的力侵犯着我的菊门。如果说之前的灌肠是被蚂蚁啃噬,那么现在的侵犯就是被大象践踏。我感到自己的直肠就是一条隧道,疾驰的火车正在其中穿行。我凄惨地哀嚎着,涕泪俱下,但是继母似乎不为所动,反而抽插得更猛烈了。

  渐渐地,那撕裂的痛楚逐渐褪去,阳具摩擦肠壁和前列腺产生的刺激感和快感越来越强烈,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后庭的强烈快感,发出了自己听到都觉得脸红的呻吟声。继母看着我被艹得发浪的样子,脸上露出了残忍戏谑的笑容。就在我即将解放的时候,继母又停止了抽插。我睁开眼睛,从镜子里看到继母一边抚摸着我的屁股,一边笑吟吟地看着我,「乖儿子~ 喜欢妈妈的阳具么~ 嗯~ 」
  「喜欢!喜欢!妈妈的阳具最棒了!最厉害了!」我赶忙回答,满心希望继母能继续艹我的后庭,我已经完全被继母控制了。

  「啊哈哈哈~ 那是谁在艹你啊~ 」继母又问出了更羞耻的问题。

  「是妈妈!是妈妈在艹我!」我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尊严了,一心只想继续感受那粗大阳具给我带来的快感。

  「啊哈哈~ 真是乖儿子~ 那你还希望妈妈继续艹你么?」继母的问题已经羞耻到了极点!

  「希望!希望!请妈妈艹死我吧!艹死你的狗儿子吧!」我自己都很惊讶,这么羞耻的话我居然脱口而出。

  「啊哈哈哈~ 那我们就继续吧,狗儿子~ 」继母说罢,用双手捏着我的屁股又开始了猛烈的抽插。阳具摩擦菊门发出的噗呲声,肉体碰撞的啪啪声,我淫荡的呻吟声和继母急促的喘息声,交织成了一首淫靡至极的交响乐,在这幽暗封闭的地下室里回响。

  后庭的快感太强烈了,我承受不了了,下体的肌肉剧烈地收缩,马眼怒张,一大股稀薄的精液怒射而出,我感觉浑身轻飘飘的,舒服极了。但是继母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依然微闭着双眼,猛烈地抽插着,晶莹的汗珠从她完美的下巴上滴落,落在我浑圆的臀部上。后庭的猛烈刺激让我刚刚有些颓废的小兄弟再次挺立,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从菊门直冲大脑。我看着面前的大镜子,我的脸上罩着继母的黑色皮质内裤,被继母从后面猛烈地侵犯着,继母咬着嘴唇,一脸陶醉的表情,傲人的双峰来回跳动,这幅景象,完全跟我在那些SMAV里看到的场景一致,而且我跟继母还真的有法律上的亲缘关系。

  难道这真的是天命么?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M男,而我崇拜迷恋的继母却恰好是个凶淫的SM女王,母亲与儿子,女王与奴隶,熟女与少男,这种种奇怪的关系都叠加在我们身上,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共鸣,让我沉醉,不能抵抗,不能自拔。就这样吧……也许命该如此……我放弃了思考,也放弃了内心深处那最后一点纠结和抵抗,全身心地享受继母的阳具给我带来的快感。

  终于,继母发出了夹杂着剧烈喘息的呻吟声,停止了抽插,一股略带粘稠的液体从阳具的缝隙间流淌而出——继母也登顶了,而且喷出了阴精。在继母登顶之前,我已经被她艹喷了三次,现在的我已经是一滩毫无力气的烂肉了。继母软软地趴在我身上,胸前两团丰腴紧贴着我的脊背,这感觉很棒!继母那急促的呼吸吹得我后背凉凉的,我想把她搂在怀里,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做不到。
  继母恢复了气力,把插在我菊花里的阳具拔了出来,又把自己花园里的那一段也拔了出来,顺手扔在了地上。继母又趴在了我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在我耳边说道:「源太君,你菊门的贞操也被妈妈拿走了呢~ 开心吗?」
  「开心~ 源太愿意把一切都奉献给妈妈,一辈子当妈妈的狗奴隶~ 不让妈妈孤单~ 」我点了点头。

  继母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些感动,她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我能感觉地出来,这个吻是带有感情的,跟刚才主人那种充满欲望的热吻完全不一样。主人突然用双臂抱住了我的脖颈,把头靠在我的后脑上。我感觉到,这一刻,我们的心真的连在了一起,超越了母子、主奴,就像是真正的情人一样。我闻着主人身上传来的阵阵香味,心里美滋滋的,但是没有了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只是觉得很舒服,很轻松,很自然。在这一刻,我希望我就这样一直驮着她,让她在我的背上休息,直到永远……

  不知过了多久,继母恢复了体力,松开了我的束缚,然后坐在贵妃榻上,对着我张开了双腿,笑着说道:「乖儿子~ 过来,帮妈妈清理一下花园吧~ 」
  我乖乖地爬了过去,认真地舔舐着花园四周沾着的蜜汁和汗水,生怕错过一点,主人仰着头,闭着眼,轻轻地呻吟着,用手抚摸着我的头。我清理干净之后,主人舒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严肃地问我:「你愿意当我的奴隶么?」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是发自内心的想当主人的奴隶,想陪伴主人,我已经离不开她了,更不忍看她孤单。

  「那就签下这份奴隶契约吧~ 」主人从黑色的手提包里翻出了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扔在了我的面前。

  我仔细地阅读了奴隶契约上的条款,然后认真地对主人说:「主人,我愿意当你的肉奴隶,供您差遣,供您玩弄,一生一世陪伴您~ 」

  「那就开始签约仪式把~ 」主人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撸动我的肉棒。主人的手法非常美妙,皮手套的触感也很销魂,没多久,我就再一次缴枪投降了,有些稀薄的精液喷在了那份奴隶契约上。

  「Hola~ 看啊,你那肮脏的精液已经留在上面了哦~ 契约生效了哦~ 」
主人用两根手指拈着那份奴隶契约,轻轻地抖动着。

  从此,我就是主人正式的奴隶了!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我朝着那份契约磕了三个头,又给主人磕了三个头。

  看着我那认真虔诚的样子,主人非常地满意,把那份契约装进了塑料文件袋里封好,然后收了起来。

  「源太君~ 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 妈妈要回去休息了~ 晚上你要乖乖地睡在
笼子里哦~ 要是被妈妈发现了你不乖~ 妈妈可是会生气的哦~ 」主人摸着我的脸,
温柔地说道。

  恭送主人离开之后,我开始打扫,一边打扫一边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想起了主人那狂野的调教和凌辱,我的小兄弟不禁又硬了。清理完之后,我又洗干净了自己的身体,然后爬回了铁笼子里。我实在是太累了,浑身酸痛,菊门处火辣辣的疼。我蜷缩在笼子里,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