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扶他一家】(变化当天晚上)【作者:q9jp6】
【扶他一家】(变化当天晚上)【作者:q9jp6】
字数:43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变化当天晚上(新)

  吃过晚餐,又边看电视边聊天打发了些时间后,差不多也到了洗澡的时间了,小姑姑和大妈妈先一起去洗,其他人也就伴着两人的淫叫声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接着则是小妈妈和姑丈进去,同样也是淫叫声不断,叫声停止后,只看到姑丈挺着巨木一般的肉棒在冰箱前喝咖啡牛奶,披挂在胸前的乌黑长直发随乳球不断摆动。

  嗯,大概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之前也有过不少次这样情况,所以我和表姊还是各自把内衣脱下,准备洗澡,啊……露出卑贱身材的解放感,让我的小肉棒立刻硬到不行,偷偷往旁边一看,哦哦!表姊的胸罩有够大,可能可以把我的脸整个遮住,光看我就快要射了。

  进入浴室后,我和表姊果然发现失神倒在浴缸中的小妈妈,小妈妈艳丽的脸孔扭曲成难以想像的淫秽表情,几乎毫无优点的三流身体上满是浓稠的白浊精液,光从这霸道的精液量及气味我就知道肯定不是来自小妈妈,小妈妈的精液和水龙头中漏出的自来水差不多。

  小妈妈被撑开到能直接塞入拳头的松穴一颤一颤地抖动,但却没有精液从中流出,看来凭小妈妈的肉穴还是没办法让姑丈射精,不知道姑丈是怎么射精的呢?是姑丈自己打手枪射的吗?姑丈打手枪的姿势应该会非常豪迈吧,毕竟是粗到两手都无法合握的大肉棒,不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乳交射的,总不可能是靠小妈妈胸前的平原射的吧,想到姑丈的巨大肉棒,我的淫穴也开始流水了。

  啊,差点忘了正事,我和表姊合力将小妈妈沖洗乾净,然后一左一右地将小妈妈抬出去,呜哇!小妈妈的腋毛摩擦着我的皮肤感觉好噁心啊,我遗传自小妈妈的浓密腋毛和阴毛也同时骚痒了起来。

  将小妈妈抬到客厅的沙发上后,我又看她的下体一眼,浓密的红色森林将黝黑的瘫软肉棒掩盖住,几乎只剩下淡淡黑影,与下方垂着两片黑皱小阴唇的巨大肉穴一比更显得其娇小。

  拨开杂乱的阴毛,几乎只有小指一个指节大小的肉棒才勉强露出头来,形状令我感到亲切,几乎看不出龟头后面的冠状沟,包皮也紧紧缩在肉棒前端形成一个髒髒皱皱的小凸起,啊……明明是大美人,却又有着如此低贱的身材,真不愧是我的小妈妈。

  再次进入浴室,表姊一言不发地直接开始洗澡,我趁机观察表姊这快一年来身材的变化,粗略一看就发现表姊的乳球又变得更加巨大了,甚至比小玉西瓜还大颗,真不愧是R罩杯,一双美腿也变得更加修长,光滑无毛的阴部几乎和我的肚脐差不多高,洁白如玉的肉棒更是大得吓人,不知道插入我体内会有多刺激?
  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材,一马平川的胸部、微凸的小腹、粗短的双腿,从小学五年级开始,除了深咖啡色的乳头变得更大更黑和肚子变得更肥外,几乎没什么变化,一对照之下,强烈的羞辱感立刻让我的下体流出淫水,虽然我更喜欢被破烂身材的人压倒,但被绝对优势的肉体凌虐也别有一番趣味。

  「表姊大人……请像之前一样玩弄……哈……母猪……卑贱的肉体吧……」我用小肉棒贴着表姊浑圆滑嫩的大腿磨蹭,软弱的肉棒一下子就来到高潮边缘,而双手则是绕过表姊纤细的腰间,抓住表姊的大肉棒笨拙地套弄着。

  「喔……喔……咿呀!」双手才来回几次,表姊的巨根连勃起都没有,我就忍不住射精了,稀薄的精液混在洗澡水中,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真是没用的母猪,连帮人打手枪都不会。」表姊鄙视地说。

  「真的非常抱歉……因为母猪的小鸡鸡只能用两根手指打手枪……所以……」我羞耻地说,一股快感油然而生。

  「现在是在怪我的肉棒太大啰?」表姊一脸不爽地说。

  「母猪不是这个意思……都是母猪的小鸡鸡太没用的错……请表姊大人惩罚母猪的废物鸡鸡……」我一边说,一边躺在地板上,一双肥腿大大地张开,露出满是刚毛的下体。

  「真是个死M。」表姊转过头来用看垃圾的表情看着我,光是这样我就快高潮了,接着又说:「竟然还敢叫我『表姊大人』?你有资格当我的表妹吗?看来的确得好好地惩罚你,让你瞭解自己的身份。」

  说完,表姊便俯身下来,巨大的乳球和肉棒先是佔满了我的视野,随后重重地压在我完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平胸和小屌上面,强烈的刺激让我马上又快要流出精液。

  稍微调整一下姿势,表姊完美的身躯就缓缓地前后摆动起来,两座充满弹性的雪白山峰磨蹭着我胸前的平原与黑色小土堆,藏身在双峰间的白色巨龙也跟着贴在平原上来回游走,每次都让平原下方的皱摺地带不住抖动,而更下方橘色树林中的小蚯蚓则是在巨龙没注意时被其反覆碾压,毫无反抗之力。

  「啊……啊……母猪的小鸡鸡……被、被大肉棒大人压烂了……啊……」
  「不行……不行……废物鸡鸡里面的……喔……废物精液又要……啊……啊……」才没多久稀薄的精液又泄了出来。

  「嗯?母猪又射精了吗?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表姊一脸坏笑地问,然后又抬起身子说:「算了,让你嚐嚐什么叫做真正的射精,转身,屁股翘起来,把你的骚穴掰开。」

  我照着表姊的命令摆好姿势,双手穿过浓密的杂毛将又皱又垂的湿润小阴唇拉开。

  「啧啧,这真的是高中生的下体吗?竟然黑皱成这样。」表姊一边说一边像是在碰什么髒东西似地用两根手指捏起我的小阴唇。

  一脸嫌恶地放下我松垮的小阴唇后,表姊又说:「就当作是在做好人好事吧,啊啊,我人还真好,不但让你这只母猪见识什么叫射精,还帮你通通下面的松穴。」
  说完后,表姊先是用双手搓了些肥皂,接着就抓着半勃的肉棒快速搓弄了几下,本来就相当粗大的肉棒又迅速地膨胀了好几圈,变成比2公升宝特瓶还要粗的雄伟巨根,啊……想到这根大肉棒马上就要插入我体内,我的小鸡鸡立刻就起了反应,只是因为刚才先射了几次,我没用的肉棒现在已经没办法完全勃起了。
  「好了,要来了喔。」表姊出声提醒。

  「啊!咿……」

  表姊惊人的肉棒一口气贯入我的松穴当中,粗长无比的肉棒光是龟头进来就已经顶到我的阴道深处,让我意识空白了几秒。

  不过表姊完全不管我的反应就开始抽插了起来,疯狂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大声淫叫了出来:「啊……好粗……啊……啊……太粗了……母猪的松穴……又、又要被插得更松了……啊……喔……啊……」

  「你这只母猪还敢说勒,还不努力把你的松穴夹紧,我插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连自己打手枪都还比较爽。」表姊不满地说。

  「已经……啊……啊……已经夹到最紧了……喔……不行……母猪的精液又要……啊……啊……」才插入不到一分钟,我硬不起来的废物鸡鸡就随着抽插的动作甩出几乎透明的精液。

  「真是没用!」表姊鄙视地说,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快感让我的意识恍惚起来,没多久就完全不省人事了。

  再次醒来,下身传来过度高潮后的酥麻余韵以及被掏空似的虚弱感,不过表姊粗大的肉棒已经脱离我的身体,这时正激烈地进出一个硕大无比的自慰套。
  「哦……母猪醒来了啊……你那没用的松穴……喔……实在是让人完全射不出来……」表姊一面自慰一面对我说,从她的语调明显可以感受到她现在比插入我体内时还要爽得多。

  看到随着表姊豪迈动作不断晃动的乳球与肉棒,我的性欲又再次高昂了起来,不过表姊看来暂时不太想管我的样子,我只好找找看浴室里面有没有什么可以拿来玩弄自己的东西。

  很快地,我在浴室角落的架子上发现了一个自慰套和三根自慰棒,自慰套是市售的,尺寸远比表姊正在使用的要小得多,应该是小姑姑用的,不过小姑姑的大肉棒有我的四、五倍长,不用比也知道我没办法用。

  自慰棒有大、中、小三根,我毫不犹豫地拿起最大那根,看了一下尺寸,是长30公分、周长25公分那型号的,是一般买得到最大的型号,我平常在家也是用这种型号。

  「嗯?」几乎还没施力,自慰棒竟然就这样直接滑进阴道深处,明明平常时还会有点阻力,试着夹紧,但结果还是一样,自慰棒像是鳗鱼一样滑溜地在我的下体钻进钻出,原本就很松的阴道被表姊插成连松穴都称不上的大洞。

  没办法了,我只好用类似打蛋的方式激烈地旋转着自慰棒,至少可以刺激一部分的肉壁,左手也不忘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小鸡鸡前后搓揉。

  「啊……啊……好爽……母猪……母猪的烂穴又要被搅得更烂了……啊……喔……喔……」我边自慰边大声淫叫。

  没多久,我再次漏出精液,不过这点精液不但浇不熄我的欲火,反倒让其烧得更加旺盛,手里的动作又加快了速度。

  反覆泄了几次,双手开始没力的时候,表姊那边也起了变化,自慰的气势向上提昇好几个层次,乳波晃动到让我产生地震的错觉,攻城鎚般的大肉棒更是以像是要突穿城墙的威力向前挺送,这些迹象都显示初表姊即将到达临界点了。
  果然,过了一小段时间后,表姊高声淫叫:「喔……喔……要射了!」
  同时,一股强大的白色水柱佔据了我大半的视野,并在与天花板激荡出浓浊的水声后,转变为大雨倾盆而下。

  这场大雨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将浴室染成一片雪白,我自然也不例外,浓厚的气味刺激着我的鼻腔,让我忍不住舔食了手臂上如同优格一般的精液,让体内体外都浸染了表姊的气息。

  「看到没?这才叫射精。」表姊右手插着腰说,接着又靠坐在浴缸旁的地板上,对我命令道:「手有点痠,母猪自己滚上来吧。」

  我遵照表姊的指令,站在她的双腿之间,表姊巨大的白色肉棒几乎要跟我的阴部一样高了,两只手掌放在她那又大又美如同宝石一般的粉红龟头上,啊……这鲜艳的色泽让人不禁想要舔上一口。

  反观我自己,虽然因为是真性包茎,平常看不到龟头,但偶尔几次硬将包皮翻到勉强可以看到马眼的程度之时,有稍微看到点龟头,是黑褐色的,而且还不是巧克力那样均匀光亮的黑褐色,而是更加污浊的颜色,像是发霉的巧克力一般。
  「发什么呆啊?」表姊晃了晃大肉棒,说:「你不来的话,我就要继续洗澡了喔。」

  「非常抱歉,请主人用美丽的大肉棒惩罚母猪整年发情的烂穴!」我赶紧以土下座的姿势伏在表姊的大肉棒下大喊。

  「呵,凭你那根又黑又丑的小鸡鸡也敢评论别人的肉棒美不美丽?」表姊嘲讽地说,然后又摆摆手:「算了,最后一次机会,给你三秒自己上来,一……」
  表姊还没数到二,我就飢渴地用松穴对准她的大龟头,一口气坐了下去。
  「呜啊!」大肉棒几乎没受到任何阻力就狠狠地撞击我的阴道深处,又痛又麻的快感直击我脑门。

  「又变得更松了呢,这个穴完全废了啊。」表姊轻笑着说。

  「喔……啊……对不起……母、母猪的松穴……这么没用……真是非常抱歉……啊……啊……」

  「好深……啊……啊……连深处都要被插烂了……好爽……啊……好痛……可、可是也好爽……喔……喔……」

  我张开得像是青蛙一般的肥短双腿不断施力,好让表姊粗壮的肉棒能一遍遍深深捅入我体内,双手也没闲着,一手快速搓揉着硬不起来连打手枪都没办法的小软屌,另一手则是像不怕破皮似地奋力抠着又大又黑的乳头。

  在过度强烈的刺激之下,我的意识逐渐远去,在即将昏迷的前一刻,我彷彿听到表姊在说:「不行了吗?那就换我动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